<menu id="hlc1b"></menu>

    <address id="hlc1b"><dfn id="hlc1b"><menuitem id="hlc1b"></menuitem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< >

      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大会新闻 >

      大会新闻

      湖北茶叶大量滞销,好茶无人问津急坏了茶农!

      2020-04-01 11:30:35   来源:
      42K
      核心提示: 春天来了,大别山开始山青水绿,但55岁的王清文阿姨最近却很烦恼,她家茶园的嫩芽不断生长,但茶叶却卖不出去了。 今年茶贩迟迟不来
          春天来了,大别山开始山青水绿,但55岁的王清文阿姨最近却很烦恼,她家茶园的嫩芽不断生长,但茶叶却卖不出去了。
          “今年茶贩迟迟不来,偶尔有人来收购,鲜茶价格也很低。”3月30日,王清文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往年这时的鲜茶能卖到50元/斤,但前两天的价格是33元/斤,30日当天只有25元/斤。
          △湖北茶农王清文在采摘茶叶
          王清文是湖北麻城龟山月形塘村大岩湾一名茶农,村庄地处大别山南麓,海拔、气候适应茶树生长,是湖北省优质茶叶产地之一。
          “看来今年茶叶挣不到钱了。”王清文说,“从来没遇到今年的行情,往年明前茶都是安徽、河南的茶贩抢着收购,看到好茶价格都往上加。”
          王清文只是湖北众多茶农的一个缩影,受疫情影响,湖北茶农收入受到重创。现代快报记者从湖北农业农村厅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3月26日,全省春茶加工干茶产量1342万公斤,仅销售240万公斤,待销售库存有1100万公斤,销售仅占当前产量的17.9%,湖北大量优质春茶待销。
          大山里的好茶无人问津,茶农生计维艰
          △湖北茶农王清文在采摘茶叶
          “今年的茶芽细嫩饱满,特别好,但就是没人收购。”王清文很着急,春茶一天一个价,往后只会越来越低。
          过去二十多年,王清文一直在江苏苏州工厂上班。2018年,她选择回到家乡,重新拾起农具,整理茶园、农田,希望通过种植农产品来维持生计。
          大岩湾的自然区位决定了茶叶成为她家的主要经济来源,第一年她只卖鲜茶,第二年她卖一部分鲜茶,同时也炒制一些干茶出售。王清文告诉记者,茶叶占她家全年收入的60%,2019年一年的茶叶收入近2万元。
          她对此非常满意,本以为今年能够维持去年的趋势,但到目前为止,她舍不得低价贱卖鲜茶,“这茶叶比往年的都好,25元卖给茶贩我实在舍不得。”而她炒制的干茶,至今一斤都没卖出去。
          王清文这样的茶农是茶叶产业链最初级一环,也是此次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。放眼湖北,全省37个贫困县茶叶生产规模占全省的93.39%,从事茶叶生产的农民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51%。
          对于鄂东大别山、鄂西武陵山及宜昌三峡、鄂西北秦巴山、鄂南幕阜山、鄂中大洪山等湖北省的五大茶区来说,春茶是这些地区茶农最重要的经济作物,依照正常年份计算,春茶收入占全年茶叶收入的70%以上。
          “如不妥善解决卖难问题,对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影响极大。”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的分析报告如此指出,湖北山区茶农生计维艰。
          “如果今年茶叶收入受影响太大,我可能又要出门打工。”王清文告诉记者。
          “市场不买我们湖北的茶叶了”
          茶农王清文无法得知今年茶贩不采购湖北茶叶的深层次原因,“是我们湖北茶叶不好吗?”她问记者,“但今年真的是近年来品质最好的一年。”
          湖北集优农业负责人、鹤峰青创会会长周影对市场有着敏锐的察觉,她认为,前期主要是物流不畅,外地客户进不来,3月25日湖北解封以来,目前运输不成问题。“但是受疫情影响,市场心理上对湖北茶叶有阴影。”周影告诉现代快报记者。
          周影的集优农业是恩施赤峰一家茶叶全产业链企业,在赤峰既有大面积的茶园,对茶叶采摘、加工环节熟悉,又有自己的品牌,她还需要自己开拓市场,在武汉有店面,掌握全国各个销售渠道。
          “今年春茶期碰上疫情,过去的销售渠道全部受阻。”周影说,往年她对韩国、东南亚等地销售额有20万美元,但今年一份订单都没有。
          外销受阻,不过内销才是周影的重头,近年来每年平均是2000万元的销售额,今年非常不乐观。
          “主要是外省的订单急剧下降。”周影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由于湖北武汉是这次疫情的中心,外省的客户在心理层面会把湖北茶叶和疫情联系在一起,所以很多客户就不再向湖北的茶企下订单。
          湖北省农业农村厅的分析报告亦指出,由于湖北属于疫情重灾区,大众心理恐惧,对湖北人及湖北农产品大多带着“有色眼镜”,而一些老销区“闻鄂色变”,暂时取消了产销合作,等待观望。
          对此,日前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湖南农业大学茶学系博士生导师刘仲华在直播中,曾专门为湖北茶叶正名并呼吁:茶叶经历了高温加工过程,新冠病毒在茶叶产品上面没有存活的机会。不仅如此,茶叶富含茶多酚、儿茶素、茶氨酸、茶多糖、茶黄素等生物活性成分,还可以帮助人体增强免疫力。所以请大家放心喝。
          周影则觉得,有些外地茶商担心的是在运输环节中人与人的接触风险。但根据疫情风险等级评估显示,截至3月24日24时,湖北全省除武汉市城区为中风险区,其它75个市县都已是低风险区,安全系数并不比其他地区差。
          茶企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今年的资金难以到位,往年2月底各家可以从银行拿到贷款资金,为3月收购茶叶做准备,但今年,疫情打乱了一切,导致茶企融资存在一定困难。
          湖北茶叶产业亏损已超8亿元
          受疫情影响,茶农、茶企亏损了多少钱?
          王清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往年这个时候,她通过卖鲜茶和干茶已经能够收入5000元了,但今年只卖了极少的鲜茶,很难说挣到了钱。周影则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现在难以估算今年的总体损失,因为亏损还在进行中。“但第一季度亏损已经既定事实,同比去年亏了30%至40%,利润至少亏损了200万元。”
          湖北省农业厅的上述研究报告指出,据初步调度统计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湖北省茶产业直接经济损失达8.38亿元。
          报告指出,损失主要来自三大方面:因疫情导致的鲜叶采工不足,造成直接损失达1亿元,其次鲜叶价格下降造成的损失造成经济损失2.35亿元,三是干茶待销低价运行造成的经济损失达4.47亿元。
          此外,部分出口企业年前的库存产品因疫情而待销,目前库存出口产品4000吨,估计造成损失0.56亿元。
          面对今年茶叶产业的严峻形势,茶农和茶企也在积极寻找突围方式。周影说,“线下渠道受阻,我们正尝试抖音直播开辟线上销售渠道,白天直播茶园的采摘,晚上直播茶叶知识科普。”
          
          本来出自:网易新闻频道

        您也可以查询相关Tags:

      上一篇:永泰深度挖掘茶文化,强力打造特色茶旅小镇
      下一篇:买茶有方法,教你挑选好茶!

      相关栏目
      相关新闻
      ?
      厦门市凤凰创意会展服务有限公司 本站所用的字体,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告知我们 phenix@chinaphenix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。闽ICP备09007497号-8
      桃光影院